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真情留言

 
 
 首页>网友文集>
我的嫁妆

       

    我出嫁的年代,还时兴着“三转一响、十八条腿”和“四垫四盖”(前者指手表、缝纫机、自行车和家具,后者指床上用品),依风俗的话,应是女方的陪嫁了(怪不得老祖宗说生女儿是赔钱货)。可我是家里的长女,父亲靠挣工资养活我们姊妹四个已很不容易,再加上婆婆去世时借的债还没还完呢,那有钱给我置嫁妆。但临嫁前的一天,父母给了我一份份量不轻,并永远受益的嫁妆。


    我找的丈夫并不是父母期望中的人,犹其是父亲,嘴上没说反对,可从他态度和言语间,我感到他觉得女儿有点委屈。我的择偶观是很现实的,我是家中的老大,三个兄妹还小,我必须帮父母的忙,把他们拉扯大。只要实在、忠恳就行了。

    他是一名普通技工。是他的热情,开朗和能吃苦耐劳让我喜欢上了他,而且他还对嫁妆不感兴趣。交往了大概一年多后,我们准备结婚。按习俗,办理了结婚手续,就要到婆家过年。是那年腊月三十,要同父母过最后一个年,而且,吃完提前的团年饭,我就要出发了。母亲没有和往常一样吃完饭后立即收拾碗筷,仍围着饭桌,反复念叨没有为我置办嫁妆心里的内疚话和叮嘱我一些去婆家的礼节和应注意的事项,当时,母亲说了好多好多,我似听非听,似懂非懂的应允着,母亲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当时我心是也不踏实),便挥挥手说道,不早了,走吧,可正当收拾好东西,要跨出家门的时候,我又依恋不舍了。母亲迅速去了厨房,其实是不愿当我的面流泪,父亲在一旁不作声,我心里也发酸,连忙由兄妹护送,上了车。这时父亲追了出来,想说什么,可又没说出来,就在车子发动准备启程的时候,父亲哽咽的喉中迸出几个字来:记得,要做个好女人。

    母亲当时的叮嘱我没有记多少,但父亲的这句话,我一直没忘,也不敢忘。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嫁妆。父母给我的无价和珍贵的财富。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在认真和努力的做,既然老天没法让我做成一个名女人,一个女强人,可承兑了我做个好女人的愿望,一个父母期望中的好女人。虽然在自省中我也觉得还有好多没做到,而且也没有别人期待中那样好,但我还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