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交友通讯
真情留言

 
 
 首页>网友文集>
感慨旧物

       前不久看了一部美国的近代片子,讲述的是一位美国老兵珍爱旧物的故事:和往常一样准备打开和他年龄一样长的收音机收听节目,可发现坏了,多年的女伴劝他再重买一个,而儿子早就已为他买下了一个新的。可他执拗地不肯用,操工具对旧收音机着手修理。边修边说“它不再是一个收音机了,它几乎陪了他大半辈子,已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任何新的都不可能赶上它”。不知从何时起,我也变得有些念旧。而这部片子也引发了我的感概。联想母亲对旧物的钟情:一个土改时分得雕花木柜和一张雕花宁波床,经过文化大革命“休整”的已面目全非,放在家里已显得不谐调,可母亲仍象宝贝似爱惜的,多年擦洗都使物件表面有了一层老光;我出生时,母亲买给我的小洋瓷碗,花糖罐至今还在使用;我初中假期做小工买的小吹壶也未退役,在角落还熠熠发光。母亲对旧物宠爱,我们理解为:母亲一生简朴惯了,舍不得花钱,同时在基督教中,浪费是一种罪过,母亲是不会亵渎信念的。现在来看,母亲对旧物的喜好,不光有上述的理由,同时也溶进了对物品的感情和由此唤起对逝去生活的怀念,那怕是充满贫穷和艰酸的回忆。
    我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我一直纳闷,为什么我就没有继承母亲的这种品质)在经济条件容许的情况下,我只要看上什么,管它适用不适用,价钱贵贱,都得买下来,所以家里杂物,闲物太多了,有的根本没有派上用场,母亲常说我们不心疼东西,花钱买浪费,我们还反唇相讥,说母亲吝啬,还不会享受。
    想想母亲,反省自己,似乎悟出了点什么。前几天,在家堆杂物的阁楼上翻出了一些东西:一个早年买的竹制笔筒,上面的“岁寒三友”诗情并茂,就是涂了一块洗不掉的墨迹。我用钢丝球稍作了打磨,用蛋清刷了一下,一个“新的笔筒”又诞生了,还找到了一个旧搪瓷碗,有了一些锈斑,我用热水和洗涤清泡了泡,然后拿麻布使劲擦,锈迹也好象没那么不入眼,放在厨房,装干东西是可以的。看着这些还原的东西,我又记起了年青时的热情、清纯,和对新生活追逐的执拗劲。
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许多,每个人拥有的东西也不少,但好象也丢掉了不少。不是说“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大道理,而是说那些曾经给我们生活带来方便,功效和实用现被我们粗心丢弃的旧物其实也盛满了浓情和温馨。
    我给自己做了个决定,从今后,不随便买,不买不中用的东西,甚至也准备放弃今年要换家具的打算,好好对待旧物。我也不管这种恋旧的情结是否合符潮流,(因为现在流行的是赶时髦和超前消费)是否老土,而且是不是人老爱怀旧的心理在作祟。我甚至在此呼吁年青人,请珍爱你的拥有,那怕是父母买给你的每本书,(儿子如果看重的话,光每年生日送他的书,怕也有了一人多高了吧)每件学习用品,父母、亲人和同学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总之,一切有着浓浓情意的任何物件,都将成为你这一生永远不会褪色和弥足珍贵的回忆,幸许会激发你成功和带给你一生的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