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交友通讯
真情留言

 
 
 放牧心灵 >网友文集>

 

   丹霞山感怀

      被誉为“中国红石公园”的丹霞山,位于湘、赣、粤交界处的仁化县境内,因其方园280平方公里的红色山群“色如渥丹,灿若明霞”而称为丹霞山,是世界上同类特殊地貌的命名地和同类风景名山的典型代表,内有大小石峰、石墙、石柱、天生桥680多座,雄、险、奇、秀、幽为丹霞山美景。正好,我有幸在深秋的一个日子里,与同事一行人来到这风景秀丽的丹霞山。


      山岩
      丹霞山的山奇,石奇,洞也奇。奇的让人不敢相信又不能不相信。丹霞山的山奇在于它山山不同,形态各异,造型丰富,组合得体,堡状、柱状、墙状、锥状的山石错落有致,高下参差,远看如赤城层层,云霞片片,尤其晨雾烟云之宫,仿佛海市蜃楼,又似仙山琼阁。近观却又是色彩斑斓,一个角度就是一幅水墨画。

      丹霞山的摩崖石刻和碑刻随处可见,几乎每到一峰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题词,凡是岩壁较为平整的地方,不论陡峻与否,都可见摩崖石刻。其中最通俗最易读的是别传寺山门附近石刻,多为 楷体和行书,非常醒目,吸引许多游人驻足观赏。这些历经风霜的碑刻和石刻,带着几许沧桑,让游人从中领悟不同的心情和感慨!

      一路上,我和同事一直都在抱怨时间安排的太紧张,你留连下来反复的凝望、探究都不允许,那形态各异的山岩石洞都象幼儿般的渴望你亲切的抚摸与拥抱,以致每行一景,我都频频回首,如告别我熟识已久的老友般不舍。
 
      引用清代诗人郑绍曾的赞誉“较量东南无双绝,鼎峙南华第一峰”。我想,丹霞山是当之无愧的。

      暮雨中的丹霞山
      第一次看这暮雨中的山峦,第一次在登山中听到如此亲切的声音。丹霞山,也许 你不是最美的,但你是秀丽的,也许你不是最高,但你是挺拔而辽阔的。在飘飘洒洒的细雨中,我如此亲切的与你贴近,用我的耳,我的鼻,乃至我的心去贴近你,你微笑着敞开胸怀,为我。

      登上丹霞山海拔618米的最高峰,已快是傍晚时分。忽然听到耳畔掠来一阵轻轻的风声,紧接着便有霏细的雨丝,由远而近,使朦胧的远山显得更加空寂和轻盈。雨丝凉凉地、柔柔地落在我的脸颊和发梢,乃至簌簌地 敲打着双肩,仿佛邂逅一位热情的老朋友。疏疏落落的雨打湿了所有的山峦、树林,把一些淡淡的幽香洒落在山间,一切似乎都十分诗意。鸟停止了飞翔,山如禅者般空灵。静下来,耳畔除了雨声,还有“呱呱”、“唧唧”、“叮咚”的声音,潺潺地淌过石头,然后缓缓的流向远方;我听到许多小虫在花丛中悄悄呢喃;我甚至听到了风声,与整个丹霞山特有的飘渺烟雨汇成一体;我奇异的感觉到每个山峰似乎在悄悄的说话,丹霞山因此也变的更加生动。。。

      我兴奋了,和同事一道,迈开了下山的步 子,声音消失了,只有雨声,只有我 轻微的呼吸声。停下来,凝神静听,声声又入我耳。呵,用心品出的声音,才是最美的声音。

      人世间不过如此。。。

      挑山夫
      我没有登过黄山,听说黄山的挑山夫很多。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挑山夫,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看他正挑着二担砖头,足足超过上百斤。哇,登上如此高的山,我心里真为他捏了把汗呢。

      登山途中,我和同事们早已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恨不得把身上所有的累赘都统统抛开。可我看看身边这个挑山夫,细细的打量他,他看上去大约有二十七八岁,身材不高,但显的很结实,一双旧鞋,一件旧短袖,一副朴实的农家人模样。我随便和他聊了起来。“你每天这样上下几趟呀?”他揩了一下脸上的汗水,笑道:“上下六七趟,上山挑些水泥、砖头、沙子什么的。”“这很辛苦啊,这么高的山。”他眼里好象略过一丝无奈:“习惯了,要生活啊,不这样,咋办呢?”“这样一天下来能赚多少钱啊?”“二三十块吧,买苦力呗!”他说完,又起身走了。 我轻装上阵,仍赶不上他,不一会边拉在了后面。他肩上的扁担深深的压弯了,和着他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晃。看着他,我仿佛有了一种精神,一种力量。我的脚步不由的也加快了起来。

      望着他的背影,我对这位挑山夫有了更深的认识。生活的重担看来并没有压垮他的意志。一个普通的山夫为生活如此艰难的劳累着,我们,是不是也该试着多背些重担,多爬几次这样的山,让自己多一些生活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