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交友通讯
真情留言

 
 
 放牧心灵 >网友文集>

遭遇抢劫

  

     

   
都说G市的治安乱,青表示怀疑,她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二十多年,一没遭偷,二没遭抢,一切平安无事,安然无恙,日子过的像流水一样随意自然。然而,非常意外的是,青在最近一个月之内突然连遭两次抢劫,着实让青领教了G市的治安状况,与此同时,也给青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恐惧和伤害。

    抢劫发生在三月份。

    三月的阳光真的很好,除了蓝的天,就是白的云了。这样的季节里,罪恶应该象黑暗一样躲得远远的。可事实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

    青不是个十分鲜亮的女孩,却长的很特别,非常的耐看,属于一眼看上去蛮有品味、蛮有思想的那种,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一个机关工作。今天是周末,青穿着一件白色的全棉T恤,一条苹果牌牛仔裤,一双休闲皮鞋,显得身材轻盈,潇洒而又不奢华,肩挎着随身带的棕色真皮包,里面的手机关着,Call机开着,青让Call机为手机服务,手机为自己服务。青属于工薪阶层,懂得该节约的节约,没必要浪费,包里还放有准备去买微波炉的二千元钱,以及身份证、工作证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青想多逛逛几家商场,看看哪种牌子的微波炉好,单位里的几个同事向她推荐格兰仕牌子的微波炉,并提醒她要看清楚型号,不同的型号性能可是不一样的,价格也相差好几百元呢!青来来回回跑了中山路几家大一点的商场,都没有挑到自己满意的,不是嫌价格太贵,就是嫌款式不理想。于是,青决定到市内最大型的光明商场去买。

    光明商场座落在市内最繁华最热闹的光明路,离这儿不远,大约十分钟的路程。青瞅了一下手表,下午四点差一刻,青不由得加快了步伐,把任贤齐的《对面的女孩走过来》、田震的《靠近我》远远的甩在身后,把中山路也甩在了身后。

    青七拐八弯的来到了光明路,目光落在雕饰性很强的光明商场四个宋体大字上面,青只要再往前迈十步,便可触及和推开那高大硕重的玻璃门,进入宏大而装饰华美的光明商场了,见到计划为之掏钱的微波炉了。

    可就在这一刻,一桩从天而降的劫案彻底粉碎了青的微波炉梦。

    一辆摩托车“唰”地一声在青身边停了下来,两个面戴头盔的人坐在上面,后面的那个右手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老辣而又凶狠的从青柔弱的肩上夺过真皮包,一切得逞之后,前面的那个配合默契般迅速踩大油门,疾驰而过,卷起一片灰尘。这一幕仅仅在几秒钟完成。可怜的青还没来得及愤怒,便被吓傻了。不过,青猛然反应过来时,似乎看到了劫贼被擒的希望。因为青扭头发现那辆摩托车在距离自己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停下了,劫她包的那个劫犯蹲下身子在拨弄着后轮,一定是摩托车出故障了。青立即使出浑身的力气,一边死命追赶着,一边朝着涌动的人群喊:
“抓住他们,抓住他们,他们是抢劫犯!”

    喊声一遍又一遍,回荡在大街上,充满了恐惧、愤怒,还有希望。

    青没有想到的是,来往的人们只是匆匆的看了看嗓子都叫哑了的青,又匆匆的看了看神色慌张的劫贼,然后依然匆匆的走着自己的路。等青气喘吁吁的赶到劫贼所处位置时,两个劫贼已踩着摩托车毫无阻拦的堂而皇之的掠过人群,一往无前,飞驰而去。周围仍然是熙熙攘攘的人流,与青毫不相干的面孔。

    青瞬间仿佛被全人类所遗弃,呆呆的立在大街中央,许久才缓过神来。青抬头仰望了曾经闪动过一丝亲切的光明商场的顶楼,又扫视了非常熟悉的碧蓝如洗的天空,绿色的树冠,巨幅的广告牌和一个个从她身边走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青惊讶地发现,太阳下的光明路一点也不光明,太阳下的G市街道是无声的____一片惨白。

    过去,青是多么诗意的看待这座城市,这城市的一切都让青感到美好,感到温暖,感到自豪。可此刻,青觉得这座城市是那样地陌生、浑浊和冰凉。倏地,青对这座城市充满了怨气、嫌恶,甚至仇恨。尽管青内心是多么地不甘不愿。

    劫贼劫走了青的财物,更洗劫了青的心。青嗓子发干,有一种东西堵上来。“哗啦”一下,眼泪决堤一般直泻了出来,青心中的伤感和无助实在是太广大,太无边了!

    劫案过去了一个礼拜。本来以为时间是治愈伤痛的良药,日子久了,青的心情会慢慢的恢复,又能回到从前。谁料青的不幸仍然在延续。
一朝经蛇咬,十年怕草绳。按理说,青对劫贼应保持万分的警惕。可芸芸众生,谁的脸上又写明被劫贼打劫过呢?晦气的青,被劫事件再度在她身上发生。

    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青中午下班骑着她的豪迈摩托车回家,行至半路,正想拐入一条巷子,突然,青听到一声“站住”,一幕比上次还惊险以前只在电影里看到的惊心动魄的场境展现在眼前:两个凶神恶煞的小青年窜到青跟前,握着闪光的刀在青面前虚晃着,其中一个强打恶要道:“把摩托留下。”真是旧仇未了,又添新恨,青霎时血气上涌,大喝一声:你们滚开!”右手立即想转动油门,然后勇敢的冲过去,可是手迅速就被另一个劫犯抓住了,丝毫不能动弹。劫犯朝青一亮刀子,狠狠地瞪着青;“听好了,下来,不然我捅死你!”
    难道就这么束手就擒吗?不能啊!绝对不能!一屁股坐在车座上的青仍纹丝不动。

    就这么僵持着。一会儿,离青十多米远的小巷里,陆陆续续有人三三两两的走了过来,青本能的用一种突遇神兵天降似的神情望着他们,急急的喊了一声;“抢劫啊!”

    与上次一样,相向而来的行人一个又一个,但除了恐惧和害怕,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呈现的只有麻木和冷漠,仿佛此刻他们的思想和灵魂全部板结和尘封。

    人们可想而知,接下来的结果了。劫犯轻而易举的拥有了青的摩托车。这次,青欲哭无泪。

    青去公安局报案,一位年轻威武的警察接待了青,青详尽细致的陈述了案件的全过程,包括上次的劫包事件。在警察面前,青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除了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财物损失等情况,最突出的内容,就是对那些缺乏侠义心肠丧失见义勇为行动的人们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谴责。

    警察耐心的听着,认真的记着。看见青的情绪慢慢平息下来,便问了青一个问题:
“换了你,你会挺身而出吗?”

    青的脑袋一下子空了,慌的厉害,就好像棒槌在不停的敲打她的太阳穴,有些恍惚。青从没有思考过这个不好思考的问题。这一问,青感到比被劫时的恐惧还要恐惧,一时间还找不到力量来与此对峙。
 
    对于现实生活的复杂性和不合理性,青不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可现实生活与青预料的也差得太远了。你不能苛求生活按照你的要求发展,但当生活背离你的意图发展时,如何积极迎接,主动适应?在这方面,青到底还是年轻,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不是吗,一个人不能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孤立地对事物作出简单的判断。天地间的一切行为都有自己的根据和理由。当一些人拥有了足够的财产,拥有了衣食无忧的一生,凭什么要求他们放弃这些而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拯救那些只要有钱便可以随时买到的东西呢?况且,在这个物化了的社会,道德水平的底线已降的不能再低。再说了,对于他们的麻木和漠然,道德和王法又奈何他们不得。青就这么想着。

    这不是在为那些漠然的人们打圆场吗?青强烈地感到自己并不比别人高尚到哪里去。

    青吃惊的发现,自身的卑琐和精神缺陷。

    总想保持灵魂的高贵和精神的健全,渴望别人不断的走向人道,走向正义,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却充满了犹豫和猥琐,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却对别人充满了无限期待。青再次看清楚了自己灵魂的缺憾、怯弱和漏洞。

    如果说,初次被劫使青对G市产生了厌恶的话,那再度被劫便让青开始憎恨起自己来了!

    人生的感悟总是一点一点地被发现的。青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