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交友通讯
真情留言

 
 
 放牧心灵 >网友文集>

感受病痛

  三天两头零零星星地打针吃药硬是抵挡不住病菌的狂轰滥炸。终于,在一个寒冷阴雨的日子,我住进了医院。尽管我发誓一辈子不进那种地方,一辈子不与穿着长白大褂,表情冷漠的医生护士打交道。可是,当一个人的健康受到挑战和威胁时,一切的誓言全部成为废纸,抛进了垃圾堆。

  住院的日子非常非常的难挨,实在是一项无比艰苦的苦役。谁不信,可以去试试!

  烦琐重复的检查是任何一个住院病人免不了的过程。第一天入院,医生便对我做了地毯式的全面检查。于是,随时抽血变为家常便饭,供应大小便成为一种尴尬需求。由于家住附近,入院时便请求医生帮我开开后门,允许我白天在医院享受治疗,晚上回家睡个温暖觉。负责看管我的是一个清瘦柔弱的女医生,也许被我可怜兮兮的样子所打动,竟非常善解人意地同意了。不过,她趁势抓住机遇地谆谆给我上了一堂纪律课:国有国法,医有医规,必须依时吃药打针,必须遵守医院规章,当然,她另加了一条附注,即除她允许的之外。这个年月,父母喜欢孝顺乖巧的孩子,老师喜欢温顺听话的学生,领导喜欢恭敬如命的下属,医生喜欢尊医守规的病人一点也不足为奇,且非常理解。为报答女医生的通融之恩,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下定悲壮决心之后,第二天排除万难起了个大早,7点半就支撑着身子直奔医院。当女医生查房第一个看见我时,眼睛不由得一亮,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仿佛看见的不只是我这个病人,还看见了我健康的未来,看见了尊医守规的医风。

  我就是这样,在医生关注的目光里一天天接受治疗,也开始了希望快速痊愈的等待。

  要治好病,时间和耐心绝不可省略。我偏偏是个急性子。急性子对于能雷厉风行的工作也许不是件坏的长处,可却是病人致命的弱点。对痊愈的渴望投入的越多,自己的耐心包括信心就大打折扣,病痛 带来的折磨感也更加强烈,随之而来的心情也越发焦躁不安,莫名其妙产生一大堆抱怨和牢骚。丈夫做的饭菜,怎么吃都觉得不可口,我责怪他不够体贴;女儿端杯水给我喝,我不是嫌太烫就是嫌太冷,埋怨她不够细心;一家人整天围着我团团转,我又嫌他们不把我当正常人看。最后的结果是治疗的效果受到干扰,限制了痊愈的时间,简直就是恶性循环。其实,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我不是不懂。只是讲道理的人一旦生了病,会突然变得不可理喻,明知故犯,只讲歪理,不讲道理。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病人的一种病态吧。好在家人不同我这个病人一般见识,处处依着我,我也落得以病为借口放纵自己。其实想想,人都喜欢彻底地放纵自己,只不过找不到适合的理由罢了。

  利于病的是苦口良药。如果说吃药的苦我还能够忍受的话,那打针的痛是我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的却又是非忍受不可的。什么叫残酷,这就叫残酷啊!我这人先天性痛觉特别敏感,对于我来说,打针尤其是打吊针便成为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同房的病友敢于眼睁睁的观察针管左扎右扎的进入自己燥热的血管,我可不行,当护士挽起我衣袖,捆绑我手臂,用手掌轻轻拍打我手背,想让血管更加清晰可见时,我整个神经陡然紧绷,双眼紧闭,不敢也不忍目睹。如果准确率高的话,一针扎过了事,疼痛便是一瞬间,可大多数的时候,往往要来回扎好几次,锥心刺骨的疼痛此起彼伏,逼得我放声大喊:痛啊!刹那间会生出安乐死的念头。偶尔我会向护士发泄我的不满,护士边连连抱怨我的血管生长的质量不高,太小了,针不容易扎入。我不知,到底是我的血管没长好,还是护士的技术有问题。总之,不过两三天工夫,我双手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的,像遭人毒打过一顿似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认识病痛是我的大幸。过去朋友患病难受的死去活来,我总是以非常革命的话来加以宽慰,什么要用毅力与病魔作斗争,凭意志战胜疾病了等等。如今我发觉这些高调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和苍白无力,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个人生命即将风干和脆折之际,什么是意志?意志在哪?能战胜谁?统统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在病魔面前,毅力就是侏儒,意志就是孙子。

  对于我来说,住院是件单纯的任务。一个从早到晚被病痛缠绕的人,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一大堆没完没了的工作,永远做不完的家务,都甩在了脑后,接受治疗,尽快痊愈是我的唯一。

  标志着我恢复健康的日子终于到了,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我结束了十天的住院岁月,如出笼的小鸟般欢快的出院了。我好象又获得了新生。

  住院的日子虽然难熬,却令人怀念,将成为我永远的记忆。因为它给了我从未有过的体验,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病痛有时也算是一种美丽,它同样令人感慨万千。它让我更加珍惜没有病痛拥有健康的快乐,体味久违的轻松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