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交流论坛

 
 
  >网友文集>    高山流水

关于春天

 

 

      春是一个美好而可爱的名词,自古以来,有诗人作吟春佳句,有名家写颂春美文。他们写春天,或赞美春的绚烂,或描绘春的鲜活,或吟咏春的明媚;或抒怀、或遣臆。总之,无不充满溢美之词。
瞧:送暖的是春风,夺目的是春色,滋润万物的是春雨,一刻直千金的是春宵……

    在诸多美文佳句中,现代著名学者、散文家朱自清先生的《春》堪称赞春之绝唱。他笔下的春令人心胸荡漾。草,嫩嫩的、绿绿的、软软的;花,“红的象火,粉的象霞,白的象雪。”;风,带着新翻泥土的气息,混着草味花香;雨,“象牛毛,象细丝,密密的斜织着……”真是春光无限好,春意醉人心。

    人们是这样的钟爱春,就连那些对春的可爱之处并不是十分理解的小娃娃,一说起“春”来,也会眉开眼笑。“这一半是春这个字的音容所暗示的;春!你听,这个音读起来何等铿锵而惺忪可爱,这个字的形状何等齐整妥帖,而且具足对称的美!这么美的名字所隶属的时节,想起来一定是很可爱,好比听见叫‘丽华’的女子想来一定是个美人(丰子恺语)”

    春的确美不胜收,妙不可言。然而,她也有不尽人意之处。

    初春,乍暖还寒,北风凛冽,何异严冬?仲春,淫雨霏霏,道路泥泞,岂不闻,“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其美何在?这正是“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此时之春,实在是徒美其名。只有到了暮春时节,才枯草尽去,真正展现青山碧野,姹紫嫣红之佳境,春到此时方精彩,遗憾的是景美春色又将逝,故又引出诸如“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叹。

    春天虽有绿柳红杏,可是乍暖乍寒,忽晴忽鱼。赏春之人要拣个风和丽日,去寻芳踏青,或曰寻找春天。春天在哪里呢?在出墙红杏的枝头?在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在人们喜气洋洋的音容笑貌?在女人五彩缤纷的服饰?

    其实,就春的自然景观而言,有那碧野青山花艳,定然春深似海悦人心。又何必寻找呢?

    而骚客文人,丹青画手依然要在万紫千红的春天去寻找“春意”,让大自然的春天在他们的诗文词画中得到艺术的升华。可见文学艺术家的春不仅在红花绿叶上,更在他们珍贵的艺术生命中。
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其春的含义都不同。

    对农家人来说,他们没有踏青寻芳之雅兴,没有挥毫泼墨之闲情。他们的春不会有浪漫的激情,不会有忧愁的思绪,不会有失落的悲伤。

    风尚且割人,水依然刺骨。就走出户外,捋起衣袖,卷起裤腿。刨去冻结未融的冰块,翻起酣睡隆冬的土地。播下包含希望的种子。他们深深懂得,一年之计在于春。如果没有春播春种,就没有秋获秋收。他们的春天是在辛劳的耕耘,勤奋的播种。

    他们的春天是汗水心血的付出,他们的付出又必然孕育出一个金色的果实累累的秋天。

    所以,热爱春天的人们,不必伤感落英缤纷似流水,不必惋惜春光一去不复回。只要洒下了辛勤的汗水,金色的果实定然丰硕,春将永远蕴涵其中。

                                                                                                                 200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