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交流论坛

 
 
 >网友文集>  sisi

 

快乐我心

 



   
总是被老公“骂”作网虫,说“我们单位哪有一位女生像你,天天泡在网上”。可无论老公说什么,我总是笑嘻嘻地回应他“是是是,可在网上真的蛮好的呀”老公笑中带气地不理我了,可一转身,又不知他从哪儿给我申请了一个QQ号,嘻嘻。

  因为自己的为人老公比谁都清楚,虽然老公总是对我上网持一种不赞同的态度,可他并未下令禁止我上网,而往往是我在电脑前开心地笑着的时候,他总会冲我喊一声:“傻子似的,又在乱开心什么啊。”那骂里带笑地语气,送进我耳朵里的时候就成了一种快乐的音符了。

  说我归说我,但他自己还不是一样嘛——每晚睡得最晚的总是他,他的同事说我们那个房子是熄灯最晚的一间(同事的前窗对着我家的后窗)。

  可能是自己性格的原因,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网上,总觉得美好的东西太多太多,自己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儿:同事的性格各不相同,但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有矛盾的双方,一句玩笑的话就过去了,碰到一起还是那么的和和乐乐。我们的最高领导我们管他叫“咱哥”;年龄大些的叫“大叔”;内退的我们称其为“老爷子”;近五十岁的女士大家一律称其为“大娘”(当然在其前冠以姓,比如姓张的,我们称其为“张大娘”);我们的主任称其为“主任”是在交流工作的时候,大多时间我们称“哥”的,当然新来的小姑娘们会称主任为“大爷”(嘻嘻)……有时某位领导的讲话有些不妥而大家又都心照不宣时,大家就会会心一笑,说“这是‘咱哥’说的哦”……同事之间并不全按年龄大小互相称为“哥”或“姐”的。有时我们的“咱哥”也会开着玩笑地跟着一帮小兄弟小姊妹们叫年龄不算很大的编辑记者“大姐”“三哥”的。和我相邻的那位编辑老兄我是一直叫他“朱哥哥”的,而这位“朱哥哥”呢,不论对着哪位小妹都会来一句:咱可是两父两母的亲兄妹啊——那拖长的语调,包含了太多的快乐加开心……

  在网上,同样大家是兄弟姐妹。开开心心的一家人,在同一个屋檐下,每天“小姐姐”“大哥哥”的叫着,多开心呀。无论是高中毕业的还是小学毕业的,书本知识多的就多讲些书本知识;人生阅历丰富的就讲些自己的亲身体验,让没有那些阅历的也长长见识;那些知识又多阅历又丰富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大家也是各抒己见……这一切,看得sisi是心花怒放,虽不太懂,但感受还是有的。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大家互相提携,相互扶持,亲亲的一家人,多好啊。(sisi做起了白日梦,不好意思哦)

  不知怎么就想起讲这些了,有点稚气,哥哥姐姐们不要笑sisi哦,拜托!拜托!

                                                            200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