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岁月悠悠
随笔小札
人在旅途
照片采风
网友文集
交流论坛

 
 
 >网友文集>  sisi

 

家庭琐事

 

 

    邢哥

    “邢哥”。所有相熟的同龄战友不管比他长几岁还是小几岁的都这么喊。俺是属于比他小几岁的,自然也跟着这么喊了起来。

    邢哥不高。满打满算也就170个厘米。俺曾逼他光着脚丫子量一量,遭到严辞拒绝。邢哥只同意穿着皮鞋量,可不管他怎么挺胸,还是没达到171。这时俺就忍不住笑,邢哥也会笑:俺没骗你吧,俺就是170嘛。

    每每和好友说起邢哥的尺码,好友总是不同意俺关于邢哥个子矮的说法,说分明见过的,不矮嘛。把邢哥的照片给网友一发,网友也和好友一个感觉,说至少175以上。还有一位同学看了邢哥的照片后问俺邢哥是不是有180?俺当时就笑了,回答说:他能长到170再想180吧。同学竟然不信俺。切。

    人家不信是有理由的。邢哥长得身体比例严重失调,两条长长的腿只有180厘米的人才会有。但那张阳光的脸加上那身合适的军装,邢哥竟然浑身透出那么一股“帅气”。

    邢哥的初恋浪漫又纯真。俺曾看过邢哥写的一个中篇,当时的题目叫《天边的云》。那流畅的文笔,细腻的描述令人愉悦。俺曾建议他出个书,可邢哥死活不同意,说写下来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没别的意思。
邢哥还写过其他一些东东,刚开始俺有点想法,把他其中一篇投了一家报社,没想到发了。只因为编辑给做了一些删节,邢哥很不高兴,说俺这人好大喜功,太功利。以后俺就再也没做过这出力不讨好的事。

    在家中邢哥的浪漫全付诸了行动。一进邢哥的家,那格局就令人为之一爽:大方的设计,精致的花边勾勒,给人的感觉是有张有弛,有刚有柔,一如邢哥其人。经过邢哥收拾后的家,和两个字极为相配,那就是:整洁。在那个家里,感觉空气似乎都清新了许多。俺也曾想做到那样,有时也会动手收拾,可忙活一阵子后,那效果令人泄气——和没收拾差不了许多。

    邢哥做得一手好菜。凡尝过邢哥手艺的人,不夸张地说是“再也没人相信那大酒店里的高级厨师”了。邢哥女儿的朋友——一个只有9岁的小姑娘,平时在吃饭时是那么的挑剔,可每次来邢哥的家,碰到吃饭时就拔不动腿了,害得小姑娘的父母对小姑娘发出严重警告——不许在别人家吃饭。小姑娘无奈,于是采取迂回战术:每次吃时只来个半饱,然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临走还不忘对邢哥嘱咐一句:别说我在你们家吃过哦。呵呵……

    邢哥的厨艺,邢哥的同事、邢哥老婆的同学、邢哥女儿的朋友等都一致认同。远在几百里之外的邢哥的老姐,因吃过邢哥做过的“虎眼丸子”,几年后还常常提起。

    所谓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邢哥的厨艺也出现了副作用——原本苗条的邢哥的妻女,在邢哥的精心“饲养”下,逐渐由苗条而丰满而……女儿还没什么,只是一味吃得不亦乐乎;邢哥的老婆,却是边大快朵颐边抱怨。每每进餐前提醒自己不要上当,真动了筷子可就由不得她了……

    看到妻女那日渐浑圆的身体,邢哥在满意之余也有点遗憾——衣服太难对付了。邢哥希望妻女吃得好穿得俏,可这鱼和熊掌还真是难兼得。有一段时间邢哥不再做太多的吃的,说要跟上时代潮流给妻女减肥,刚开始两天还能过得去,第三天,邢哥的妻女就提出了抗议,结果可想而知。

   奇怪地是,作为大厨的邢哥却是依然身材匀称,170的个头,一直保持在65KG左右。

    邢哥的儿童画也相当不错。俺看过他画的“大公鸡”、“金色鲤鱼”、“小鸟的家”等儿童画,邢哥女儿的朋友都是爱不释手。那大公鸡的羽毛栩栩如生,金色鲤鱼更是鲜活犹如在动……更有一位小朋友受到启发,竟然逼她父母送自己去学画画,据说画得很不错。那小女孩自称邢哥是她的启蒙老师。

    邢哥在单位的口碑相当不错。才华自是众人认可的,业务也很出色。也因此吧,无论是刚分来的女大学生还是已婚或离婚的女士,都觉得邢哥是个理想的结婚对象。

    邢哥的惟一缺点是口才差点。为此邢哥的老婆给了他一句话:“藏拙的最好办法是少开口”。可能是邢哥觉得有理,竟然采纳了。

    邢哥是个聪明的人。自2002年家里装上了电脑后,这位一开始连英文26个字母都读不全的人,如今对Windows提供的各项功能运用自如,就连他那学计算机出身的老婆都自叹弗如(他老婆已改行了)。久而久之,因为有个愿意效劳的老公,邢哥的老婆产生了依赖心理,就连下载个聊天用的QQ也不愿自己动手,邢哥竟也乐颠颠的愿意代劳,嘻嘻。

    离开部队后,邢哥的所有服装基本都经过了老婆目光的检验。邢哥的老婆少了苗条的身材,但却没少有品位的眼光,邢哥的衣着也因此是得体大方。加之邢哥又是位喜欢“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那一型,出了家门的邢哥简直无可挑剔。

    邢哥的老婆是个做事麻利的人,也是个不拘小节的豪爽女子。可近几年竟也老实了许多,变得有些小鸟依人了。邢哥家两口子都上夜班,一般邢哥下班比较早,回家时女儿早已入睡。邢哥悄悄开开门,看到熟睡中女儿红朴朴的小脸、随着均匀地呼吸那稍稍在动的小鼻翼,邢哥的笑意浮上了嘴角。忍不住俯身亲了亲那小人儿。小姑娘受到骚扰竟然挥了挥那胖胖的小胳膊,翻过身去继续做她的美梦去了,而不堤防遭袭击的邢哥则摸了摸脸上被击痛的部位,咧嘴笑了。

    下班后邢哥要做的第二件事是泡一杯茶后打开电脑,然后就开始在网上浏览各家网站的信息,搜索自己需要的新闻。往往不久邢哥的老婆就回家了。那女人一声不响地洗漱完毕,找把小椅子,挨了邢哥身边坐着,握了邢哥的左手,或随着邢哥的点击看新闻,或靠在邢哥的腿上假寐。静谧的夜里,除了电脑自身的风机声外,只听见邢哥按动鼠标的声音……

    说了这么多,诸位会问,你是谁呀,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啊?咳,可不是吗,俺就是邢哥的老婆嘛……

                                                            2004-02-10